最近當台南人有點忙,但我還是要偷懶怎麼可以那麼不要臉!

close

想你了

2015 Nov 26

吠吠

【人一生最後,不就是求個好死。】

 

我不知道阿公離開的時候是不是很痛苦,但我知道他住進醫院的兩個禮拜很不快樂,只能吃難吃的健康食品,嚴重便祕讓他必須忍受護理師的人工浣腸,無法起身也讓他被迫接受我們這些晚輩的赤裸裸的貼身照護,對愛面子的他來說,這樣沒有尊嚴的活著,怎麼會快樂。

 

帶他回家的那一天,氧氣筒還在維持著他虛弱的生命,很虛弱,幾乎沒有再睜開眼,我們都知道是今天了,所以我一直告訴他不要害怕,我們都在旁邊。

 

最後的那一瞬間,我只感覺到他的手微微抽動了一下,之後胸口就沒有再起伏過。

 

我還是不知道他是否走得很平靜,或是無力多做掙扎,但至少他回家了,在自己的床上安穩的躺著,就像睡著一樣,沒有驚天動地的急救和哀號。

 

住進安寧病房的放棄急救同意書是我簽的字,這樣做對嗎?可以簽嗎?放棄親人的生命是被允許的嗎?因為該做決定的人不吭聲,甚至刻意逃避、刻意忽略這件事的存在,所以我簽了,但我不敢提起這件事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些年家裡發生很多事,阿公一直快樂不起來,最後一次進醫院,是半夜在廁所滑倒撞到頭,那兩天,他彷彿回到很久很久以前,躺在病床上,看到人就很熱情的伸手掏胸口口袋要拿菸請人家抽,他不斷地問我前面走來走的人是誰,還說如果有警察來問話不可以亂說,又拉著孫婿的手很開心的說你好你好,大半夜的不睡覺要我們推他去馬路上逛逛。

 

我不知道他回到了哪個時空,不知道他看到了誰,更不知道他認為我是誰,但他臉上幾乎掛滿笑容。

 

但只有那兩天,之後他再也沒有笑過,甚至連話也不說,只是悶不開心的要求要回家,我知道他回到現實了。

 

阿公離開的前兩天,我們跟醫院請假回家,好多親戚都來看他,但他只跟一個堂哥聊了幾句跟釣魚有關的事,那是他最喜歡的事情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很多時候,我們只是害怕背負不孝的罪名,然後假裝很孝順讓他們痛苦的活著;更多時候,我們不在他們健康的時候孝順,卻在他們生病時演戲給別人看,在他們離開時甚至快樂遠多於悲傷。












在facebook看到這篇文章,我想你了。



「急救壓下去,病人肋骨斷裂也是我心碎的聲音」如果是你,會想被這樣救活嗎?
http://www.storm.mg/lifestyle/74616









嫩 嫩 去 陪 搞 搞 當 小 天 使 了 ! 馬 麻 和 把 拔 永 遠 也 不 會 忘 記 你 們 ! 永 遠 都 會 愛 你 們 ! ㄅ 子 自 己 一 個 要 學 會 堅 強 向 前 走 。 By 吠吠